极简主义生活方式

说极简主义这四个字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也并不为过。

提到极简主义你会想到什么?

宜家?MUJI?小米?

在我还用wordpress搭建博客的时候,各大主题站里充斥着极简主义的字样。那一年的官方主题 Twenty Twelve 也是极简主义设计的标杆,即便wordpress本身与极简主义是不搭边儿的。我开始倾向于极简主义设计,却是玩儿tumblr的时候看到的一个主题,隐约记得是叫“paper”。我把它移植到了wordpress上,也就是后来的erlsimple,然而经过几番改动之后,却也与“极简”越去越远了。

不过设计上的极简主义并非是本文的重点,我注意到极简主义理念也远在使用wordpress之前。高中时,我曾从学校门口的小书店淘来一本图文杂志《花与爱丽丝》,2009年7月刊,以air空气为主题,从装帧设计到内容都是极简主义化。也正是这本杂志让我知道了muji。

2014年大学毕业后,我迷茫于知乎、quora、tumblr、google+等社交媒介寻找生活的意义,我又一次看到了milimalist,除了milimalist style, 还有milimalist lifestyle。

抛开生活的冗余,追求最朴素的本真,便是极简主义生活的本质。

我的生活习惯开始发生转变,是在毕业后半年。在那之前,我每天会熬到半夜两点入睡,早晨八点起床,洗把脸,然后奔向公司,早餐不是出租屋门口的KFC,便是公司门口的McDonald。

是什么促成了我的转变?不知道!就是在某一天,某一时,某一秒,我发觉到这样子下去不行,于是一切由此开始!

转变的 第一点,是放弃坐公交,步行上下班。我租的房子在公司附近不算远,步行40分钟左右。

第二点,是调整作息时间。 这在一开始是很艰难的,熬夜已成习惯,根本无法在十一点前入睡。我从强迫自己早起开始,从八点,提前到七点,再提前到六点。无论晚上是几点睡的,早上都要强迫自己起床。起床后或看一会儿书,或背英语,或什么都不做,只盯着窗外的天缓缓变亮。经过一段时间的矫正之后,晚上入睡的时间也变早了。

第三点,是吃早饭。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学做饭。

这点转变只是小小的开始。这些小小的开始如今已成了我生活习惯的一部分,想戒也戒不掉的。乍看上去也与极简主义无甚大关系,却是一切的基础,是一切的开端。

2015年我离开了北京去了上海,本意是要继续读书,实在懒于学习便又继续工作。我用工资的三分之一租了个条件较好的单间,与之前在北京的两人同住一屋相比有更自由的空间。依旧保持早睡早起的生活习惯,一日三餐自己做饭,看书,跑步,健身。

孤僻乏味的工作与生活让我一度陷入轻度抑郁的状态中,生活表面上平稳如常,内里却是极度紊乱。我日复一日地思索着生活的意义,看各种各样的书,读各种各样的文章,却始终寻找不到答案。夜晚失眠,早上依旧早起;睡眠缺失,白天在工作岗位上如坐针毡。这一点知乎只给人以误导,跑步和读书对我那时的抑郁状态根本没有多少帮助,虽然它在潜移默化中再次影响了我的生活习惯,但在当时,真正让我从depression中走出的,是博客和写作。

上海的两年生活,是极度杂乱矛盾的。我在追求生活极简化的同时,也在持续地打破它的各项规则。少年时对大城市的倾慕和向往已荡然无存,生活的封闭性、干扰性,花在无谓杂务上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工作的虚伪乏味,促使我下定决心离开。

回到这座依山傍水的小城市后,我的生活方式才发生了真真正正的转变。这两者究竟有多少关联性,我并不知晓。我在上海一度追求却被各种干扰阻碍的,多多少少都在这里实现了。

第一,远离社交媒体的干扰。 无论是知乎、quora、微博、朋友圈还是G+,这些社交媒体对人的精力和认知只有干扰,让你在不经意间就会消耗掉大量时间。这已不再是一个信息匮乏的时代,而是信息过剩的时代。

第二,不看电视。 包含电视剧,动漫,各种小视频,也包含电影。这其中不乏精品,但90%都是感官刺激,且消耗大量时间。如果要休息,不如看书,或出去走步。但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还是会被各种内外干扰所打破。

第三,戒掉饮料、快餐和垃圾食品。 这个比上一点更容易受到干扰。我最近在看Yela的一门名为The Psychology, Biology and Politics of Food 的公开课,由此可知合理饮食已成一门学问。几年牙痛的折磨让我几乎戒掉了甜食,但还是会倾向于酸辣等刺激性味觉。今年我控制地算是很好了,饮料加工零食几乎不沾;尽量避免在外吃饭,三餐自己做能更好地控制营养和味觉。不过近两个月似乎是控制得过头了,时常感到乏力,体重下跌——蛋白质摄入过少。

第四,摆脱对工具和设备的依赖。 电脑和手机里只保留最少最有用的软件,没用的一律清除掉。工具只是用来辅助的,但是一不小心就会受起干扰,本末倒置。除非极度无聊的时候,我不会沉迷于手机,但我容易沉迷于电脑。因为要编程和写作,电脑对我而言是必需品。发现有意思的软件是一种乐趣,沉迷其中就不好了。我规定自己,工作日下班后不会碰电脑,也没有那个必要性。同时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审视一遍电脑和手机里的软件,哪怕暂时不用的,也要移除掉。

第五,也是核心,控制购物。 每一本有关极简主义生活的书里,70%以上的内容都是与此相关的。这不单单是一个信息过剩的时代,同时是一个营销过剩的时代。可以说我们每时每刻都有陷入到别人设好的陷阱中的危险,甚至说,每时每刻都在踩入陷阱,多数却不自知。思想独立、选择独立真真正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你有意识地反营销,逃过一个陷阱,依旧可能会一不小心踩入另外一个陷阱。不过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反营销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算得上是生活中的乐趣之一,哪怕失败占多数。

抛开这些之后,我的生活还剩下些什么呢?工作,学习,读书,写作,锻炼,与家人静处的时光。比起我在上海的生活,这里的生活可谓真正单调乏味,但并不经常感到孤独无趣。

我越来越珍重自己的时光;不再有拖延症;不再有消磨时间的罪恶感。我依旧会思考生活的意义,但已有了目标和方向。

生活需要适度点缀,点缀太多就成了累赘,只会无谓地消耗精力,让你觉得疲乏不堪。每时每刻都要停下来考虑一下,究竟什么是需要的,什么是不需要的。这考虑本身也是生活的乐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