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网祭

2018年12月8日,我洗完澡,房间收拾妥当,在深蓝色的高脚杯里倒了半杯红酒,走回房间。打开电脑,点开 Microsoft Office Word,敲了两行字。

是不是缺了点什么?

我把浏览器打开,在地址栏中敲下 luoo.net。状态栏的半弧形转了几圈。

The site can’t be reached.

反复点刷新,得到的依旧是这行冰冷的文字,附带一个来自Chrome的悲伤表情。

落网

我并没有太在意,点开网易云音乐继续敲我的小说——服务器宕机了嘛!常有的事。

然而连着几天,我的落网APP的首页内容一直在刷新状态,点开“收藏”,直接跳到了登录页。输完登录名和密码之后,我忽然反应过来,怎么点击登录都没有用了——落网已经不在了。

在我发觉到落网长达半年没有更新的时候,我并没有试图去猜测或是发觉原因是什么。就好像季风的微信公众号忽然开始推送倒计时的时候,我并没有去试图知道它为什么要关门一样。对在日常生活中忙碌周旋的我而言,落网只是一个有APP的音乐期刊网站,季风只是一个路过时可以小憩的书店。我只是会在写作时习惯性地在浏览器地址栏中敲下luoo.net,在旅行、独处、乘车时点开落网的APP,在回想到上海的生活时让季风书园给我一点点怀念感而已。

落网停止更新了,季风不再推送了,那又能怎么样?人会对一个工具一家店铺产生感情么?

无聊时点开季风曾经的推送:

此帐号已被屏蔽,内容无法查看

内心冰凉。

再次打开Microsoft Office Word,同时点开网易云音乐。在期刊里试着搜索了一下“落网”,很惊喜,有网友收集的歌单。点开第一首《PLANET》,居然就落泪了。很奇怪,是这首歌太伤感了么?

我不想卸载落网的APP,正如我至今没有删除季风的微信公众号。

我还记得落网刚出APP的时候,我逢人便吐槽这个APP有多难用;我甚至还隐约记得落网最早的网站是什么样子,但我已不记得究竟是什么机缘让我接触到了落网的了。可能是因为Wordpress?或许就是因为Wordpress吧!

我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没有落网,我要怎么写小说?我要怎么写博客?

我已经习惯了在没有人干扰的黑夜,给自己倒上半杯干红,任意点开一期落网的期刊,就着音乐产生的情绪,任意地敲击文字。

落网于我已成依赖,依赖成瘾。

音乐使人思考,又使人放弃思考。

音乐有助于mode的快速调整。

音乐使人迅速进入臆想的zone中。

音乐与酒相似,使人迷幻,使人醉。

独自听音乐,好似在深夜里独自小酌。

音乐使人不必再从他人的故事中解脱,转而创造自己的故事。

挚爱落网。

在燥热夏日感受秋风卷落叶的落寞。

疲惫不堪时涌出十公里长跑的活力。

在荒芜的世界里燃烧、独舞。

偏执,不屑,叛逆,自由,感性,非逻辑。

Emotional.

Illogical.

(以上来自不知什么时候随意写下的,无法成文的句子。)

2019年1月18日更新:

诈尸愉快!

落网更新了

岁月无声 2018-12-29 12:12
生活就是一本书,一壶茶,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2018-12-30 21:17
哎,我一直以为是宕机没修好
Erl 2019-01-02 10:56
据说是服务器到期了
闲散人员 2019-01-16 14:35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