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之路

2012年,我还在大学读国际政治学,凭着在大学网页设计与制作课上学到的一点零星的html和css知识,开始搭建博客。那时所知道的web编程语言还是JSP、ASP和PHP,PHP和JavaScript是注定学不懂的东西。

最早尝试的是emlog,在还不属于阿里云的万网注册个如今已被废弃的erlmy.com域名,租了一年的300M虚拟主机。

只是玩耍的意味,注定不会预测得到,这些将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emlog用了不足一年便转向了wordpress,原因很简单——wordpress插件多,主题多,可以尽情折腾。虚拟主机也迁移到了当时很多wp博客都在打广告的衡天主机。

从使用修改别人的主题,到自己动手做主题,简单的html和css根本满足不了,于是开始学Jquery,也学了一点PHP,只学到扒来别人的代码做少许更改的程度。自以为很熟练的html和css在现在看来也只是皮毛。

博客成了我最重要的娱乐活动,它对我产生的影响,是外人难以估量的。

在有这个博客之前,写作只是偶尔之为。我喜欢写日记,从小学到现在,断断续续地写了十几年。日记都是零散的私语,连不成篇章。偶尔兴致起了,从博客里摘录出几句感慨,重新编撰,形成文章,发到我的网易(还是新浪来着)博客上。

我从不往QQ空间里发,因为不想被熟人审视。我想让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保持一点距离。博客就是一个开放的日记,宁可让生人观阅,也不要让熟人赏鉴。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让父母亲人看过我的博客和小说。

如果只是为了写作,第三方博客平台足矣。如果没有学校的网页设计课,我压根就不会产生DIY博客的兴趣。而这个念头一旦起了,就刹不住了。

慢慢地,写作和折腾都成了习惯,可能是一辈子的瘾,戒不掉了。

wordpress用了四年多,期间曾切换过typecho,当初谁说我会后悔来着?是后悔了,所以切回来了。wordpress确实是太耗内存,我的虚拟主机被停了几次。但它有让人折腾起来就停不下来的魔力。

2015年,我离开了北京,去了上海。现实与理想的差距缓慢彰显,工作与生活愈发无聊,未来只是迷茫。我趁这个空挡儿认真地学起了PHP和JavaScript,那时还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转行做程序员这条路,只是无聊,打发时间,让生活不显得那么空虚。

开始认真读书。不再看那些意淫的言情小说快餐小说,读经典,读哲学。思考人与世界。

开始认真写作。扔掉了大学期间写下的幻想小说,转向对自我,对这个世界认知的表述。去思考,去表达,哪怕表达的内容尚属幼稚。

忽而有一天,对过去写下的内容感觉到厌倦,对过去做过的东西感觉到厌倦。想要卸下一切,重新开始。于是我把博客清空,域名搁置,还写了一篇矫情的告别文。

还是用我最熟悉的wordpress,参考了国内外无数wordpress主题风格,设计并制作出了Dysis

Dysis

在此之前的ErlSimple是从一款非常极简的Tumblr主题扒的源码,虽然已被我改得面目全非,终究没有多少自己的想法在里面。页面动效都是插件加上网上扒来的代码拼凑出来的,bug跌出,不忍直视。后来我找时间把它的代码重构了一遍,单是CSS就精简了50%。

Dysis

Dysis是我倾注了很多心血的成品,我至今仍旧喜欢它,哪怕它并不完美,哪怕它一眼就能被看出来是业余者的产物。完成它之后我的js水平至少进了一阶,我强迫自己尽量不用插件,只用原生js实现我想要的交互和功能,无论实现成什么样子。

内容上,从第一篇文章开始,不再随便写写。对自己的文字负责。

我想甩掉的小尾巴,还是被我博客的主机“赞助者”接上了。他说的也有些道理:“你再不喜欢,过去的你仍旧是你。”

2017年,忽然对大城市产生了厌倦感,收拾行李回了老家。我在博客中从未对这个选择作出过任何解释,甚至懒于提及。我找过很多理由,但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一条才是决定性的。

回家究竟能做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所以不敢回家。

尝试了各种,最后做了程序员。

2012年我动手写下第一行html代码时,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人生真的是很有意思。

在小城市做程序员比不得一线城市,工资少得可怜,但也不像大城市那么劳累。朝八晚五,偶尔加班,是我理想中的工作形态(不考虑工资的话)。

生活也步入异常健康规范化的轨道:早睡早起;读书学习;不看电视,偶尔打游戏,频率大概是两三个月一次;每天健身,周末去户外活动。小城市的生活没有什么刺激,也没有可消耗时间的地方。工作的地点离家两公里,每天步行上下班。

太过规范化,以至于博客都荒掉了。

这次并不是故意要舍弃,只是一不小心让它荒掉了。生活缺少了刺激,就缺少了写作的欲望。博客的核心终究是还是内容。

再次重启的时候,我果断地抛弃了wordpress,原因异常简单:PHP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是做前端,没多久又做了后端。公司的后端语言以Ruby为主,我便转向了Ruby语言的Jekyll,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本着治疗拖延症的目的,我把去年写了个开头的小说写完了。Jekyll的站主要是为了承载私小说,我也犹豫了几个月要不要再做博客。

这期间还发现有人拿了我的文章,改了内容,让我很糟心。拿了便拿了,没什么,又不是多么宝贵的东西,也根绝不了。只是改得驴头不对马嘴,就好像精心制作出来的洋娃娃被人戴了一顶非常难看的破帽子放在橱窗里展览,心疼。

促使我下决心的却是一封来自陌生人的邮件,他希望我把博客写下去。来自生人的激励有时就是比熟人有作用,这真的很奇怪。

旧博客的内容,我扔了大半,留了三十多篇喜欢的,归档作为文集。然后又一次,重新开始。Start again!

在做博客这些年间,我结识了许多人。有些还在联络,有些逐渐消失了。早期有个人劝我别再折腾博客了,他说“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我和他已不再联络,他大概不知道我成了他的同行。不折腾,怎么做得了这行呢?

生命在于运动,也在于折腾。差别在于,你是瞎折腾,还是审慎地折腾。

一不小心又把这些年回顾一遍。去年刚入职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要问我一遍,为什么要做程序员?没什么刻意的原因,只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本意是写一篇关于JAMstack博客搭建的技术文章,一不小心竟又唠叨了这么多。唠叨是病,得治!至于JAMstack什么的,下周再说吧!